1. 首页
  2. 资讯

旗袍散文

汉服应不应该取代旗袍的地位呢?问:汉服应不应该取代旗袍呢?你怎么看?答:我认为取代不了!因为汉服、旗袍各有特色、各有千秋!汉服是大汉民族女性千娇百媚展露无遗的华美裳衣!旗袍是

汉服应不应该取代旗袍的地位呢?

问:汉服应不应该取代旗袍呢?你怎么看?答:我认为取代不了!因为汉服、旗袍各有特色、各有千秋!汉服是大汉民族女性千娇百媚展露无遗的华美裳衣!旗袍是中华民族女性温文高雅、大气秀美的杰作!可以说各有怡人之处、根本不可能互相取代!谢谢邀请!

儿童小旗袍美文?

只要搭配得当就很漂亮,尤其是对于小宝宝来讲,穿旗袍的确是很洋气的,并且很卡通。

有哪些能推荐美文、美句的APP?

平常我们获取美文、美句的途径很多,但基本都是零散的,现在好多APP由于需要面对广大的用户,所以不会设置专门的板块来做这个,顶多也就设置了分类,只要你关注这样的文章,平台会主动推送大量的类似文章,有的也可以设置自己感兴趣的类型等,这也是好多现在流行平台运作的机制,以获取平台关注度,这样的平台只要你设置、关注类型、关注大v也能达到自己的要求。

除了流行的大平台外,也有专门做这个的APP,但比较小众,那文章的资源也就有限,但也能满足基本的需要。如美文语录、柴扉、美文美句、美文FM、百词晨读、每日美图美文、英语美文等等,可以直接搜索应用,基本都有手机版本,可以满足你基本的日常查阅、借鉴等需求!




带数字的散文段?

旗袍的美,是《倾城之恋》里白流苏淡淡的婉约气质,是旖旎的旧上海暗生的风情,是半世纪前东方女性特有的古典韵味。旗袍,仿佛承载了几世的风雨,从旧上海嘎嘎的汽笛声中走向现在。越久的时间,越能酿造出旗袍的独特韵致。浅色碎花的旗袍,有一种灵动的美,星星点点的碎花,是时光里绽放的年华,素静安然。而锦绣花纹的旗袍,总是带些颓靡的艳,是深夜里暗笑的玫瑰,带着妖娆冷艳的刺,或是一朵朵倾世的牡丹,轰轰烈烈地盛开在绒面绸缎上,以一种不甘的姿态包裹着每一个寂寞的灵魂。曾看过《花样年华》,惊叹张曼玉能把旗袍穿出生命。每一次的换装,都意味着新的情绪。似水的年华里,相遇了一个知己,于是旗袍变得更有生命。“我们不会像他们一样的”是谁先把承诺打破,让旗袍美到窒息?幽暗的楼梯道里,古老的音乐不停地放着,谁一袭旗袍款款走来,惊了浮世?你来,我往,这一切如旗袍一样沉默,但每一个擦肩,都在日后变成明媚的思念,让一地的姹紫嫣红开遍?穿上旗袍的张曼玉,是有自我的。她能把旗袍穿出伤感与哀怨,也能让故事沾染韵味和端庄。她的旗袍,在夜里折射出娇羞的影,等待一个人扑捉,可那个人最终没有走上前,于是结局把慰藉变成了回忆,留在了相聚的那些年里。走廊里,楼梯口,包房道上,旗袍,总掩藏着太多秘密。那些相知相守的时光,那段岁月静好的日子,终于在一枚船票里搁浅。曾经穿旗袍的婀娜背影,随着曲终人散定格在不能说的时光里。许多年后再回首,旗袍依旧留在那里,招摇了浮生,迷乱了人世。

你有什么奇特的癖好吗?

我倒没啥。不过我哥的癖好好奇葩。

第一个,只要他人在家,就会一直重复着烧开水。水快烧没了,他记得的时候会加水再烧,记不得的话就是一场灾难……以前没有电热水壶的时候用燃气炉烧,要么烧到水干,要么烧到水沸腾满出打湿火头,导致煤气泄漏。后来家里买了电磁炉,把电磁路烧短路了n个,还跳电闸。再后来,他又买了电热水壶,还特意关了自动水开关闭开关,最后当然还是烧坏了几个,跳电闸。最关键的是——这些水他从来不喝。

第二个,爱把卫生纸(卷纸)弄湿,然后晾干再用。这让我家出现一个奇观——阳台和窗台上总是晾着一排的卫生纸。

有哪些内容是关于旗袍的文章推荐?

推荐几篇文章

1.洛梅笙的“中国服饰专栏 | 旗袍——最熟悉的陌生人”

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OTYyNDk0MDgx&mid=2656510414&idx=2&sn=9a40e67aa41c103b4e0f30242a803560

2.春梅狐狸的“最后的繁荣:绝世审美的尖胸旗袍”

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cVC8KPTJhLQJ7s7hD-j8nA

3.春梅狐狸的“旗袍如何诞生?也许我们的狭隘,配不上这百年沧桑!”

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TJzdibC4MyMeLrCK4M6pUA

4.春梅狐狸的“【旗袍】最后的孤岛:香港的旗袍式样校服”

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EgYWaPiDJuuPSrTRMxBd_A

可以去关注微博话题:百年时尚,香港长衫故事

链接:https://weibo.com/p/2315220b0ceabec8412ae8ecb5291cedd1de74

张爱玲,人生是一袭华丽的旗袍,爬满了虱子,出自张爱玲的哪里的哪一段?

这句话出自中国现代女作家张爱玲的18岁时的创作散文《天才梦》,这被她视作自己文学生涯中的“处女作”。

该散文为当年的上海《西风》杂志获奖征文,当时的张爱玲尚为香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。原刊《天才梦》,1941年上海西风出版社出版。原文如下:

生活的艺术,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。我懂得怎么看《七月巧云》,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,享受微风中的藤椅,吃盐水花生,欣赏雨夜的霓虹灯,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 出手摘树顶的绿叶。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,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。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,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蚤子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